“读书达人秀”开播采取选秀:小选手各个身怀绝技

 “就凭这个,我给你通过!”“对不起,我这一票不能给你。”这些熟悉的话曾经出现在歌舞才艺选秀当中,但是在中央电视台的《读书》栏目里听到,还是头一次。《读书》暑期特别节目《2013我的一本课外书》 全国20强晋级赛第一场上周日中午首播,采取了时下最热门的选秀形式,播出后观众反响强烈,观众她说,不仅形式有新意,内容也精彩。这场“中国读书达人秀”,节目于8月4日到9月22日,每周日13:30在科教频道播出,时长55分钟。三位评委分别是南京师范大学教授、《百家讲坛》主讲人郦波,央视《读书》栏目主持人、全民阅读形象大使李潘和著名编剧史航。上周日首期节目中,五名选手,,五位最小8岁,最大13岁的“推书人”带着他们的“私家阅读书单”,向评委和观众们分享。根据每位选手开出的书单,和他们对书的理解和认识,由评委打分决定选手们晋级、待定或者淘汰。首期节目有三名表现出色的孩子获得晋级。《2013·我的一本课外书》是《读书》栏目特别针对暑期档制作的关于青少年阅读的电视季播节目。该节目于5月下旬立项启动,历时一个月、足迹遍布全国20多座城市,采取现场报名与学校推荐等多种渠道选拔选手,经过初赛、复赛,最终从十余万名参与者中,遴选出20名“中国读书少年”赴北京央视总部演播室展开最终比拼,最终产生“中国读书少年”前五名。最后入围的“中国读书少年”全国20强可谓各个身怀绝技:8岁的汤曜宇虽然是年纪最小的选手,但是一讲起中国史、世界史便滔滔不绝,很有一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气势;10岁的张壹瑞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和理解让评委惊呼看到了未来的政治家,14岁的张一峰阅读总量约300余本,让很多成年人汗颜;同是14岁的“记忆小超人”胡毅非可以熟读并全文背诵中国古代的多部经典;13岁女孩刘轩汝不仅阅读广泛,还同时致力于纠正书中的翻译错误、装订错误和常识错误。 【延伸阅读】既担任评委,又是节目制片人的李潘告诉记者,最初策划这种节目形式的时候她心里也很没底,不知道会不会成功,因为参加比赛的都是8到14岁的孩子,他们又要适当地淡化比赛的竞争气氛,在点评时也尽量以鼓励为主。据节目组说,目前国内已有的大型演播室“真人秀”节目,如“达人秀”,“超级男声”,“超级女声”等等,其主体内容都是唱歌跳舞等娱乐才艺的展示,舞台都是提供给那些文艺表演的优秀人才的。国内的知识竞赛类节目中呈现的知识又较为零碎、清浅,同样较少思想和智慧的表达。而这个节目形式可以让选手们自由推荐书目。“因为节目有很多真人秀的成分在,而这恰恰是亮点,每个人都特别真,完全没有虚伪的东西。第一场最后出场的8岁的周雅菲,被淘汰以后哭了,但是哭着还向晋级的选手竖起大拇指。”李潘说。评委史航被大家叫“纸老虎”,因为他评委的时候不苟言笑,点评的时候又比较严厉,但是亮灯时却没有为难选手们,大给绿灯。郦波是前紧后松,播出的第一集中,他全部选手都给了绿灯,郦波对记者说,他在后面就严格地多,会不断地向小选手们提出问题。李潘像个温柔的阿姨,负责发现每个人的可爱之处。李潘感叹,最打动她的,就是孩子们的“纯真”,“没有一点儿弄虚作假的成分,在他们身上你会看到没有被污染过的东西,他们也没有特别在乎结果,更在乎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不会去迎合什么,很有个性。”第一集播出后,很多人对中国历史张口就来的“天然呆”汤曜宇印象深刻,他不仅对中国古代史倒背如流,还有对许多历史人物有着自己的看法。作为第一场第一位直接晋级的选手,汤曜宇在他5岁多的时候就爱上了《中华上下五千年》,从此他对中国的历史有了浓厚的兴趣。最初参加节目,还是他的妈妈在报纸上看到的广告,极力劝说他去,他起初还以“要复习期末考试”拒绝了,记者问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会不会遗憾时,汤曜宇有点不服气地说:“我看书又不是为了要上电视。”除了四大名著、《上下五千年》和一些科普书籍之外,选手们的推荐书单里还有让评委惊讶的书目:《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走夜路请放声歌唱》、《檀香刑》、《一饭一世界》、《雨季不再来》 ……“现在很多人说孩子们不看书,都在沉迷网络,至少这个节目我们可以看到还是有不少孩子们是爱书的。”郦波告诉记者,刚开始他看到孩子们开出的书单后大为惊讶,书的深度和广度都一度让他以为这是家长们代开的。比赛的时候郦波对孩子们推荐的每一本书都问得很细,他才相信他们是真的读过这些书。“从效果上看评委应该‘毒舌’一点,折磨人一点,但是我很容易被打动,其实他们推荐的书不是我最看好的书,但是他们推荐的理由和方式都让我很真实的看到小时候的自己。”史航说自己评判时更看重选手是不是注意到了书的背景知识和作者的相关知识,透过书中表面的叙述是否理解了书深层的思想性的内容。评委们在选手推荐书之后会针对书的各个细节提问,也会对选手们理解偏差的地方提出质疑,比如第一集中一位选手说她在《三国演义》中最欣赏的人是曹操,并讲了曹操牺牲了一个人而挽救了许多人的故事,评委听后就提出了“一个人的生命和一千个人的生命到底能否衡量轻重”的伦理问题,并且留给选手思考。“他们读书当中也有很多习惯和毛病,”郦波说,“越到后来,有的书在质疑之后可能要夹带私货,我想多给他们推荐一点儿这么多年来总结的读书方法。”史航说。本文来源:北京晚报  本报实习记者 陈梦溪/文

咦?还没有评论,抢沙发!

发表评论

带 * 的是必填项目,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文字的交流也是情感的交流,技能的交流也是学术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