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听写大赛引热议:你认的字都还给老师了吗?

 上周五,央视科教频道开始播出《中国汉字听写大赛》,观众反响强烈,收视率高于至该台同时段平均水平4倍。事实上,周五晚是各台娱乐综艺节目的兵家必争之地,包括《中国好声音》、《快乐男声》等多档歌唱选秀同时播出,而在节目制作方面,央视的这档竞赛显然缺乏时下流行的各种娱乐元素,但出于对电脑时代汉字书写境况的忧心或好奇,这档节目还是备受关注,赛后成为微博热门话题。    《中国汉字听写大赛》的选手都是经过培训并在初赛中层层选拔过的全国各地14岁初二学生,所以,考官给出的题目大多不是常用汉字,有一定难度。有部分是需要具备相关人文知识的地名、人名,譬如郫县(四川省一个县城名字)豆瓣;一些听来耳熟能详但比划繁多的词语,譬如癞蛤蟆、猢狲、嬷嬷;此外,还有一些容易出现奇异字的成语,譬如分道扬镳,矫揉造作,枭首示众。    央视主播郭志坚主考念词,社科院专家当裁判并在解释词义,小选手们同场竞技的同时还有观众席前的成人体验团,主持人会不时播报某一词成人团的书写成功率。虽然成人体验团的成功率很低,有好多词都是无一人书写正确,但这其实在观众的意料之中,因为当今成年人工作后主要以电脑书写,靠拼音输入汉字,久而久之,提笔忘字。真正让观众咋舌的是,尚处于学习阶段的参赛选手们:一方面笔顺错误连连,却并不为评委在意,只要字最后写对了就可以;另一方面,很奇怪的是,一些不常用到的生僻字他们容易书写正确,但一些可以由意会形的成语字词却错得离谱。    首期节目中一位被奉为“刘大师”的小选手,像“核苷酸”这样的化学名词和“清癯”这样比划繁多的词都能一遍写对,当主考官、央视播音员郭志坚字正腔圆地念出“荦(luò)荦大端”四个字时,不仅观众傻眼了,就连女主持人都惊呼“这个词没听过呀,不会写”。但这位小选手还是可以写对,最终顺利晋级。他的带队老师苏云生赛后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位“刘大师”的成功不仅仰赖知识面广,更重要的是靠苦学。老师曾要求所有队员把《现代汉语辞典》翻一遍,而“刘大师”,把词典1700多页所有词条都手抄一遍,不论之前会不会写。    其实,在大赛中,看到有选手把“髋关节”写成了“宽关节”,有选手不会写“瓮中捉鳖”里的“鳖”字的确很遗憾,但更让人感觉到“汉字危机”的是,在听写过程中隐隐显现出的这些学生选手学习记忆汉字的方式。在电脑被普遍应用之前,汉字学习要求一笔一划,首先从笔顺规律学起,过去语文老师教识字,都是从“字理的层面”教孩子这个字为什么会这么写,孩子日后写到这个字,往往就会联想起与这个字有关的历史和传统。可在赛场上,学生们似乎是把汉字作为一个符号记住的,和拼写单词一样,尤其对一些成语,写错的字并不是贴合成语本意的近似字,而往往与成语本身毫无关系,可见,他们并不了解成语的含义与用法。这样学会的汉字在他们离开学校也拿起电脑工作后,还能记得牢靠吗?    专家担心,中国过去素有“一字师”的传统,写错了字,总会有人指出,人们对汉字怀着敬畏。但现在你看看网上那么多错别字,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不会再有人指出。即便汉字书写大赛上的评委也无视笔顺错误,这说明,人们对于汉字书写已相当草率。不会写或写不好汉字的人越来越多,这是毋庸置疑的。本文来源:北京晚报  本报记者 金力维/文

咦?还没有评论,抢沙发!

发表评论

带 * 的是必填项目,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文字的交流也是情感的交流,技能的交流也是学术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