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惊喜》导演金依萌称范冰冰"最不要脸"

2013年8月21日讯,北京,“其实我们没有高估《小时代》,但是我们确实低估了《环太平洋》。”竞争激烈的“七夕档”电影进入尾声,《环太平洋》、《小时代》和《一夜惊喜》三分天下,成为了其中的胜利者。意外的是,上映当日不温不火的《一夜惊喜》越战越勇,目前票房已经突破了1.41亿,单日票房更是超过了《小时代2》。在网上,该片的搜索量激增,8月10日,《洛杉矶时报》以罕见的大篇幅报道盛赞《一夜惊喜》,称这是一部“适合全球观众口味的浪漫喜剧”,对金依萌给予高度认可。  在聊起自己在当初宣传时的“信心不足”时,金依萌终于有底气地表示,“我不是对我自己没有信心,而是我不喜欢自己口出狂言。我很清楚我们的电影是一部口碑传播的影片,实践证明,我们是慢热型的。”当人们津津乐道于赵薇(7亿)和薛晓路(5亿)两位女导演创造的高票房时,很多人不知道,国内第一部票房过亿的女导演就是金依萌,她导演的第一部电影《非常完美》由章子怡和范冰冰主演,这部讲述现代女性在情感上“复仇”的喜剧电影,戳中了女性情感上的痛楚,成为了当年的话题和票房赢家,但顺带着让金依萌这个名字被大家所认识。金依萌说,自己其实是一个很随性的人,拍完《非常完美》后,她给自己放了一年的假,出国玩了一圈,那个时候,国内的市场还没有起来,她那时还做着“牛逼”的美国电影梦,在美国写了两个剧本,一个给派拉蒙公司,一个给威尔·史密斯的公司。跟前者做一个电影开发计划,跟后者开发一部电视剧。“写完之后,如果能够被选上,是可以去导的。”作为一个中国女导演,能够到好莱坞去抢人家饭碗,而且是写英文的剧本,金依萌自我感觉好到爆棚。但美国影视剧拍摄周期漫长,期间需要繁琐的市场论证,正当她不胜其烦的时候,国内电影市场开始出现了井喷,很快,有国内朋友不停催她,“赶紧回来吧,别在那里得瑟了。”在4年间隙,金依萌还把自己成功嫁了出去,老公比他小半岁,是典型的“姐弟恋”,巧合的是,《一夜惊喜》中最后走到一起的男女主人公也是一对“姐弟恋”。 《非常完美》制片人章子怡决定拍摄续集《非常幸运》时,找过金依萌,但金依萌的第一反应是,自己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做续集。她坚信,“一个导演,一辈子能做三到五部片子出来,能够被大家认可,被记住,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我不希望这两部电影的名字是一样的。”“要我去重复自己,我没有这个兴趣,也没有那个新鲜感。”金依萌这样告诉记者。《一夜惊喜》该如何突破以往的风格呢?金依萌想,这一次应该增加一点“荤”的元素,其中的喜剧元素要超过浪漫元素。在设计《一夜惊喜》中的女主角米雪时,金依萌的脑海中马上锁定了范冰冰,“国内能够演这个角色的一定非范冰冰莫属。”金依萌曾经形容过范冰冰,称她是“中国最不要脸的女演员”。这一点,在拍《非常完美》的时候她就看到了,“她真的可以做到不顾及自己的形象,为了角色,她可以拼,可以毁自己。浪漫剧你还可以臭美一点,但是演喜剧就是要有自我牺牲的精神。”两人随后一聊,范冰冰也非常感兴趣,“我们很快就敲定了”。虽然金依萌在《非常完美》中也是制片人之一,但该片的实际做局者是章子怡。到了《一夜惊喜》中,金依萌一人就担任了投资者、制片人、编剧、导演等几乎重要的角色,她甚至还在影片中扮演了一名强势的“妻子”角色。这对于她来说是一次崭新的尝试。以前国内剧组常常出现制片人和导演、主演之间的矛盾,结果严重影响了电影的质量,“如果大家拧成一股绳,出来的东西是不一样的,这也是我想做制片人的一个原因,我就是想改变国内某些剧组拍戏时不团结的状态。”作为一名美国电影教育体制培养出来的电影人,金依萌坦诚自己喜欢跟好莱坞团队合作,《一夜惊喜》中的摄影、作曲和剪辑都来自美国,“我希望我的团队每个人都比我聪明,因为只有这样,你才会有更好的东西出来。”她认为,好莱坞团队的专业性程度和敬业精神,是目前大部分中国电影人所缺乏的。但这个状况正在改变,国内开始出现了很多合拍片,其实是锻炼了国内团队,“但后期制作还很少有人会在国内做,比如说剪辑,调色和声音合成。”金依萌告诉记者,《一夜惊喜》后,她准备再拍一部浪漫喜剧,“虽然有很多人在做,但还是没有把喜剧片做到极致。”她手中还有一堆悬疑和魔幻的剧本。“我希望能够一年拍一部,现在市场这么好,但是保证质量也很重要。” 对话:范冰冰应该喜欢能镇得住她的男人               记者:这次跟范冰冰是第二次合作,她在片酬上是否有照顾?金依萌:在片酬上,冰冰并没有用一个很大牌的明星价钱来压我们,我们觉得都是合理的。在拍摄帮助上,这个是没的说的,她尽力能做的事情都是百分百去做,我曾经建议她挂名一个制片人,她说,我才不要!她其实没有少做事,只是她没有把这个事情看得很重。比如我希望她帮我去找徐铮来客串,她就会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解决。这一点,也是她很招女孩子们迷的原因,因为她有男孩子性格中大气的一面。记者:你觉得像范冰冰这样强势,有美貌和财富的女人,应该会喜欢什么样的男人?金依萌:以我理解她,她是很喜欢比他懂得多的男人。因为她求知欲很强,她喜欢的男人一定要有才气,要不停地给她新的知识点,让她崇拜。我觉得应该存在这样的男人,因为每个人身上都有对方没有的东西,因为她拥有财富,她不一定觉得拥有财富的男人是她追求崇拜的,我觉得男女都喜欢互补型的。如果你身上有我没有的东西,我会觉得这样的男人特别有吸引力。范冰冰喜欢的,一定是能镇得住她的男人。记者:你是如何请到黎明来扮演“陆大虎”这样一个有点自毁形象的暴发户的?金依萌:黎明能来,我也是挺吃惊的。男主角李治廷其实是黎明公司的签约艺人,我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他一定听到我们拍戏现场的事情,第一他可能觉得这个导演还比较靠谱,不会把他毁了;其次,我相信他也是读了剧本的。说服过程特别短暂,我们就是通了一个电话,我说他饰演的陆大虎应该是一个暴发户的感觉。他来现场的时候就已经进入状态了,很疯狂,我觉得我都没做什么。另外,他手上沾的长指甲,也是他主动提出来的。记者:《非常完美》中的章子怡和《一夜惊喜》中的范冰冰饰演的角色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对于前任或心目中的完美男人念念不忘,表现出一种偏执的情感追求,你是如何看待女性的这种心理特点?金依萌:这是天下每一个女人都会犯的错误。几乎每个女人身边都会有《一夜惊喜》中的四款男人,女人在不完美的时候,都会去想那些高富帅,最遥远、最不可及的那个男人,有些女人19岁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有些女人可能要到39岁才能明白一些。但我其实想说,当一个女人成熟或成长起来后,她才会去选择一个很暖心、很爱自己的男人。一个最懂自己的男人,才是一个女人最需要的男人。这种理解需要女人对自己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当她自己知道自己是谁的时候,她才会明白自己到底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我写这样一部戏,就是想让天下女孩都看到,也让男孩都看到,高富帅真的不靠谱,还是备胎最实用。女人在恋爱的时候,或者在没有找到爱人之前,都是漂着的,什么时候她脚落在地上的时候,她才会注意到身边的那个人。只有你认清自己的时候,你才能看清你面前的那个男人。记者:你跟你丈夫也是姐弟恋,你是如何看待这个现象?金依萌:我真的是姐弟恋呐!但是只差半年而已,但我也管他叫小弟弟。我觉得,有些男人的生理年龄和实际年龄是不一样的,你经常会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也是挺不靠谱的,有些时候,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孩已经很成熟了。我不觉得年龄是主要问题,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的心理年龄是否足够成熟,我觉得两人相差20岁,这就是有问题了,挺吓人的,但十岁之内还是可以接受的。两人结婚,最主要的是互相理解和互相懂得。 做电影最怕观众睡着 记者:最近女导演都喜欢用港台男生当男一号,像《致青春》中的赵又廷,《分手合约》中的彭于晏,你的《非常完美》中用了何润东,《一夜惊喜》中用了李治廷,你是不是觉得港台的男生更具偶像气质?金依萌:何润东和李治廷,一个是台湾人,一个是香港人,两人都去加拿大留过学。我其实也很讨厌这一点,这也是我下一步想做的事情。我觉得中国内地这么大,我们应该去发掘一些我们自己的偶像演员,但是现在港台的偶像剧比较成熟,把他们捧出来了,内地的就特别少。我不是有意识去做这样的挑选,我当时只想选一个不是特别出名的演员来演男主角,跟范冰冰配戏,李治廷具备一些基本的外形条件,他有很好的演员天分,但在这部戏之前没有足够的知名度。观众可能一开始会轻视他在这部电影中的重要性,但最后会发现,他才是最重要的。这也是我送给观众的一个惊喜吧。观众会慢慢喜欢上他,就像是中的米雪最后爱上他一样。记者:你的两部电影,在表演的风格上更加夸张和卡通,这种表演方式跟《北京遇上西雅图》的生活化表演区别很大。金依萌:我个人觉得,《北京遇上西雅图》是一部浪漫剧,但不是一部浪漫喜剧,只是他们可能把自己标签成一部浪漫喜剧。很多人看了《北京遇上西雅图》会很感动,哭的地方会比笑的地方多,而《一夜惊喜》则是一部喜剧片,我对范冰冰的表演控制上,是往笑的地方走的,即便在哭的时候都要求她不要很深情地去哭。喜剧片就是要让大家保持着欢快和喜感的状态。如果有一个点突然让大家哭的很伤心,那么这部电影就变味了。这是我严格执行了好莱坞的制作方法,喜剧就是喜剧,它要先以笑为主,然后在里面有点滴的泪花,但是不能让人哭出来。我一直觉得,作为一名商业片导演,如果没有个人风格的话,很快就会消失的。当每一个导演都学会用科学的方法去讲故事时,那导演之间比拼的就是个人风格了。什么是风格,就是我对色彩的运用,对画面的运用,比如我在讲故事时喜欢用各种象征的手法,像天塌下来,钻地缝等很难表现的人物当时的心境情绪,我都会用很视觉的方式去描写。这是我自己很喜欢的个人风格,也是我擅长的东西,也是我希望能够延续下去的风格。记者:你拍电影时,最担心是什么?金依萌:我做一部电影的时候,就无时无刻在想,最怕大家睡觉,特别怕别人对我没有新鲜感,或者对这部电影没有新鲜感。所以我就会用各种方法刺激大家,让大家兴奋起来。但如果手法的运用无助于更好地去讲述故事,那也是浪费的。 追求一种“萌女权主义” 记者:你如何看到女权主义,有人说,你的电影中透出一种“萌女权主义”。金依萌: 我特别不喜欢一个内心坚强,外表也坚强的女人,我是觉得做女人挺好的。女人要知道如何享受做女人的幸福感。你真的需要内心很坚强,但是外表要很温柔、很高贵、很典雅。当你想要你的权利的时候,应该用最温柔最萌的方法去获取。 不管怎样,这个世界是男人的世界,当女人都温柔下来的时候,这个世界就变得非常美好,男人随之也会温柔下来。我自己特别不喜欢女权主义者,我觉得有理不在声高,你想要的东西不需要喊一样可以得到,如果你足够聪明的话。其实男人活得也挺不容易的,虽然这是一个男人的世界,但是不见得他们就比我们快乐多少。所以我觉得要做聪明的女人,我在片场,没有人听过我大喊大叫的。我喜欢做这样的人,对。记者:好像你说过自己不喜欢拍吻戏?金依萌:他们都说我表面上嘴很荤,但是内心却是一个很传统的人。我自己不太喜欢在太屏幕看这些东西,在美国,分级制度是很明显的,但在国内,很可能12岁的小女孩就会进电影院看,也有可能七八岁的孩子被父母带进来,我们在写剧本的时候,已经预先考虑到了这一点,《一夜惊喜》中只有一场很短暂的接吻戏。我跟你说实话吧,我在美国当初拍毕业作品《第十七个人》的时候,这部作品中就有裸戏,有做爱的镜头,这部心理悬疑片获得了“学生艾美奖”,那是我年轻时候玩的东西,已经过完瘾了,现在我回归自然了。我要照顾到大众的口味,毕竟你的电影是给大众看的,点到为止就好了。   本文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记者:王金跃/文

咦?还没有评论,抢沙发!

发表评论

带 * 的是必填项目,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文字的交流也是情感的交流,技能的交流也是学术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