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三大男高音首钢再度上演“美声也疯狂”

3个月前,由著名歌唱家戴玉强、魏松、莫华伦组成的中国“三高”,在高炉林立的首钢炼铁厂里上演了一场“铁色记忆”大型实景音乐会,当时5000多人的场子座无虚席,“三高”唱到激动之处还走到观众中间,演出的效果堪比流行音乐的演唱会。8月30日晚,“三高”将在首钢厂区再度上演一场“美声也疯狂”的演出,而此时也恰好是“三高”组合两周年的日子,两年来他们走过了世界和国内不少著名城市,留下一片赞誉之声,不管是和观众还是三位歌唱家之间都积累了很深厚的感情。  戴玉强晚会勤检“薄皮大馅”歌唱家戴玉强是“三高”中最有表演天赋的,每天都是乐呵呵的,不过三高成立之初他还真有点担心,“这样形式是否有点拾人牙慧?观众会不会认可?有没有市场?”,两年下来,戴玉强感觉当初的担心是没有必要的,不仅为观众认可了,还越来越好了,如今三高基本靠市场运作。最近有政策要求勤俭办晚会,戴玉强说自己10年前就质疑过那些华而不实的晚会,他认为艺术就应该回归最初的舞台,“我们的演出在包装上特别简朴,没有华丽的灯光舞美,属于‘薄皮大馅’的那种,咬上一口,实惠!”没有过多的视觉上的刺激,在音乐会内容的安排上就要特别用心,让观众觉得有意思,一直是三高努力的方向,两年的演出也总结除了不少经验,“一开始要先亮亮家底,唱戏技巧比较高的歌曲,当观众在想‘难道一场演出都这样吗’的时候,再唱几首普通观众耳熟能详的歌曲,此时气氛立刻上来了,要把握住这个哏节儿。”给戴玉强留下很深印象的是上次首钢的演出,“除了开场几个曲目之外,其他的曲目都是大合唱,开始是一部分观众加入,后来是所有观众一起唱,唱得可投入了,唱完还大喊‘我爱你’。”还有一次在洛杉矶的演出,在2800人的剧场里,座无虚席,唱到最后所有在场的中国人、外国人全部起立,中国人都跟着我们一起唱,当天的中国观众里有不少当地合唱团的团员,他们加入进来的感觉特别震撼。 魏松放下架子“陶醉其中”著名歌唱家魏松属于抒情兼戏剧性男高音,他的中声区音色浑厚圆润,高声区明亮有金属般的穿透力,气质典雅,声情并茂,被许多国内外专家评论为“典型的意大利美声唱法。魏松平时的演出特别繁忙,还担任上海歌剧院副院长,但是为了三高的演出,有时可以把别的演出推掉,“每次演出从第一首歌到最后一首,观众掌声不断,感觉太好了,演员就主要这种感觉”。男高音确实难,全世界范围内出色的男高音都凤毛麟角,能等到观众的认可特别重要,就是这样的“共鸣”让魏松一次次陶醉其中,越唱越兴奋,特别是每去一个地方演出都要唱几首当地特色的歌曲,比如到哈尔滨唱《太阳岛上》,到海南岛就唱《请到天涯海角来》、《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等,立刻拉近了和观众的距离。“三高”最成功的一点是把美声高高在上的架子放下来了,走到老百姓中间,唱他们喜欢的歌,和他们融合到了一起。魏松对这点热别认同,“有时候我在侧幕看台下观众的反应,很多人都长大了嘴,一副兴奋的表情”,这个时候比唱一部大歌剧都让魏松满足,“这是两种不一样的感觉,歌剧是围绕着戏剧冲突走的,演员表演的戏中人物,而音乐会可以表现出更过个性,还能和观众互动起来。”正因为如此,魏松每次对“三高”的演出都特别期待。 莫华伦没有竞争“只有齐心”歌唱家莫华伦是“三高”中唯一一位具有海外背景的歌唱家,除了自己的演出还担任澳门国际音乐节艺术总监,也是香港歌剧院的创办人和艺术总监,他的家人和生活圈子都在香港,。能与魏松、戴玉强组合成中国三大男高音让他倍感珍惜,。而曾经的世界三大男高音也是在中年之后走到一起的,莫华伦觉得这并不是巧合,“年轻时都在各自闯事业,各忙各的,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中年以后人有了一定经历,对人生的领悟也更加成熟了,现在走到一起是最合适的时机。”在艺术上三人各有各的造诣,莫华伦欣赏魏松的音色和戴玉强的技巧,从他们身上学到不少东西,尤其是演唱中国歌曲方面。在三高中,莫华伦和魏松的生日就差一天,性格却非常不同,三个性格迥异的人在一起还能够融洽相处,秘诀是什么?“我们三人都是近20年的朋友了,而且到了这个年龄把人生都看透了,各自有各自的经历和成就,就不存在竞争和较劲了,而且为了品牌效应,一定要齐心。”台下齐心,舞台上三人却经常互相打岔动,很好的调动了演出气氛,特别有意思。三位男高音组合在一起代表中国,足迹踏遍国外那么多重要城市,把中国的歌曲传播到全世界去,又能得到他们的认同,莫华伦认为这是三高组合在一起的最伟大意义。在英国女王登基60周年庆典上的演出上,三高演唱了《我的太阳》和《凤阳花鼓》,全场轰动,全世界转播,这让莫华伦印象深刻,也感到特别自豪。本文来源:北京晚报  本报记者 罗颖/文

咦?还没有评论,抢沙发!

发表评论

带 * 的是必填项目,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文字的交流也是情感的交流,技能的交流也是学术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