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电子卖场受电商冲击 柜台月租金降至1500元

  中关村电子卖场的转型正在加速。由于假货横行加上电商冲击,昔日火红的卖场已日渐式微。e世界、鼎好都已出现整层商家人去楼空的景象,原本有五层的e世界现在只有三、四层和二层部分商铺在营业。即使在稍好点的科贸、海龙,空位招租的铺面也随处可见,不少柜台租金价格一个月已经不到3000元,有些位置靠里的柜台甚至只要1500元/月,降了一半以上。商厦管理方纷纷谋划着转型做商场或写字楼。

  手中的铺子卖不出去

  “要知道是今天这样,谁还会在这里买铺位。”53岁的蒋念祖无聊地对着电脑看着视频,一天都难有一个顾客光临,本来和他共同维持经营摊位的妻子,现在由于无事可做已经回了宁波老家。

  2006年老蒋用自己在老家做小买卖攒下的几十万在中关村e世界三层买了一块不到20平方米的铺位经营线材生意。8年过去,附近的房价已经从几千涨到几万,老蒋的铺子却在贬值,“要能卖出去早就买了,这么多空位,想租出去都难。”8年光阴给期望来中关村淘金的他留下的却是金钱以外的东西:他租的十几平方米的平房每月租金只要七八百,这是房东给他的人情价,其他人都要1500元才行;无人光临的店铺如今靠的是之前老主顾维持生意。

  比老蒋年长几岁的刘大爷是这里的送货员,他是在2006年退休之后从黑龙江来到这里做送货员,像他这个年纪的送货员在中关村为数不少,头发花白,走路带风。原来忙的时候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一天送货要跑四五十趟,现在一天能跑十几趟就已经不错了。

  小张是二十出头的导购,虽然只来了两年,她对这里变化已有切身体会。“刚来时旺季一天能挣四五百,现在一天也就六十、八十,一百就算多了。原来下班了还能约人一块唱个歌玩一下,现在都得省吃俭用了。”每天8点上班,6点下班,拉一拨人进店得一块钱,如果这拨人买东西能得10块钱。

  卖假就是作死的节奏

  马先生陪弟弟去海龙大厦买电脑,被一个导购拉进一家店,由于他们之前已经在网上看好了要买的型号,就提出让卖家拿出那款电脑看看,可卖家提出必须先交钱才能看货。马先生以为不会有问题就把钱交了,可等了很长时间送货的人都没来,后来销售就反复劝说,马先生最后花5600元买了他们推荐的电脑,回去一查这款电脑只要3600元左右。马先生要求退货不成,报了警,最后商家勉强退回800块,“这感受真是糟透了,再也不来这儿了”。

  提起欺诈销售,蒋念祖很不以为然,“都是些小年轻的,我们不跟他们掺和。”同样是年轻人的小张也对此很无奈,在这里干久了她慢慢摸清了哪些店是“黑店”,尽量不将顾客往那里带,因为带到哪家导购的收入都是一样。她指着电梯口的一家写着“苹果正品”的柜台,说他们家根本没有正品,几十块的山寨货当行货几百块卖给顾客。

  这些店拉客不仅仅靠小张们这些专业导购,他们还会自己派店员在大厦门口拉客,记者看见一些导购拉着客人的胳膊往店里拖。不过来此的顾客似乎已经有了免疫力,对路上迎面上来搭话的人往往敬而远之,言语间更难见友好。

  研究互联网20年的观察家郭芾菩对中关村的变化感受颇深:“在2005年之后,电子商务分流了大批客户,很多商家都靠吃老客户维持。但老客户一方面要给回扣,另一方面电子商务让价格越来越透明,就算给回扣,某些老采购也不敢吃。所以就出现了大批不租摊位合租写字楼的商户。这些商户雇用一批人天天在卖场溜达,看到客户就拉,有机会能骗就骗,葬送了电子卖场最后的口碑,也成为卖场滑向深渊的催化剂。”

  电子卖场转型提速

  “五年内,专业电子卖场将彻底消失”。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李易早在2011年就有此论断,其实对于电子卖场的衰败,相关的部门也早有预感。早在2009年,海淀区政府发布了《关于加快推进中关村西区业态调整的通告》,将该区域定位为以技术创新与科技成果转化和辐射为核心,以科技金融服务为重点,以高端人才服务、中介服务和政府公共服务为支撑的创新要素聚集功能区。不鼓励电子卖场、商场、购物中心、餐饮等业态在该区域发展。规划中鼎好A座写字楼被定位成科技金融机构类,鼎好B座和海龙、e世界的商场定位为新技术新产品交易及展示类,写字楼则被要求创新型科技企业面积未来要超过50%。

  记者采访中明显感觉到,中关村卖场转型速度正在加快。e世界的一层已经全部清空,二层的商家告诉记者是因为到期后市场部就不再往外续租了。海龙物流港大厅的电子屏幕上滚动着目前空闲铺位的信息。随着新的科技企业的不断入住,中关村的街面上小白领取代了搬运工,记者在e世界七层的美食城看到食客熙熙攘攘,他们是在这座大厦写字楼里办公的白领们。

  

(责任编辑:DF056)

咦?还没有评论,抢沙发!

发表评论

带 * 的是必填项目,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文字的交流也是情感的交流,技能的交流也是学术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