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承认6名前华为员工加盟做手机研发 否认带走华为源代码

  华为内部通报的6名前研发人员涉嫌泄露内部资料一事后,相关各方纷纷作出回应。

  1月18日,乐视控股官方微博@乐视生态发布声明称,“关于网传华为前员工被抓与乐视有关”的消息纯属造谣构陷。经核实,华为确实披露了有相关人士因泄密问题而被关公安机关带走的内部通告,但并未表示此事与乐视、酷派相关。乐视方面在声明中称,不排除此事为竞争对手策划。

  乐视声明同一天,另一被点名的公司国产手机品牌酷派方面则在内部信承认,华为内部通报中提及的6名前员工,目前已经加入酷派从事智能手机的研发工作,并在公司担任重要岗位。不过,酷派方面并不承认这6名员工有所谓泄露华为内部资料的问题,“该事件发生后,我公司协助家属积极应对,要求上述留人积极配合公安机关澄清事实真相。”

  乐视目前持有酷派集团(02369.HK)28.90%的股份,为酷派集团第一大股东。

  1月18日早些时候,澎湃新闻记者从华为公司证实,公司内部通报了华为消费者终端业务6名前研发人员泄露内部资料被刑拘一事。

  华为称,这些员工拿着华为的知识产权到外面去赚钱,给公司带来巨大损失。但华为当时强调,此举并非针对乐视和酷派。

  按酷派方面在内部信中通报的信息,上述6名前华为手机研发部门员工从华为离职后,于2014年8月陆续加入上海艺时公司,开始从事K1儿童智能手表的研发工作,K1儿童手表是上海艺时公司团队历时一年,投入124人/月左右的工作量研发出来的产品。

  上述内部信称,经过公安机关的初步调查,认为其中一名员工申请的一项儿童智能手表天线专利对华为涉嫌构成侵权,该专利被深圳某评估机构估值为300万元。

  上述6名前华为手机研发部门员工从华为离职后,于2014年8月陆续加入上海艺时公司。不过,酷派方面在内部信中强调,公司也从员工家属、律师处了解到,上述6名员工不论是在华为在职期间还是离职以后,并未从华为带走与儿童智能手表项目相关的任何技术图纸、技术文档和源代码。更没有把任何技术文档、图纸给予酷派和乐视。

  工商资料显示,上海艺时全称上海艺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成立月2014年8月,注册地址在上海自贸区,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法人代表为吴彬。

  该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从事网络技术、通信、计算机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转让、技术服务,计算机服务,通信设备、计算机安装、维护(除特种设备),钟表开发,计时仪器开发、销售,计算机软硬件及辅助设备、通信设备、钟表的销售,电子商务(不得从事增值电信、金融业务)。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艺时的子品牌Kido,是针对儿童的智能可穿戴品牌。乐视是上海艺时惟一的儿童智能穿戴类合作伙伴。

  有说法称,这次被刑拘的6名前华为研发人员,都曾在上海艺时担任重要职位。

  目前,关于这场纷争仍处调查阶段。

  酷派方面在内部信中称,目前公司正处于战略转型的生死存亡时期,希望公司同事不信谣,不传谣,不造谣,专注于本职工作,公司每一名员工都为公司的宝贵财富,公司将尽一切努力来保障员工的合法权益。

  值得一提的是,乐视和酷派系的手机业务中,有不少员工是来自华为。

  去年5月份,传闻因乐视向华为频繁挖角,华为内部还成立了“打乐办”,但遭到华为否认。不过,去年8月,华为荣耀负责人刘江峰正式出任酷派集团CEO一职,曾引发华为终端CEO余承东的不悦。

  “在荣耀我是业务的负责人,但在酷派我是公司的负责人,这两个难度不一样。创过业的人都知道,这个难度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我之前从未在亏损的企业呆过,这是非常挣扎的事情。”刘江峰曾如是描述在两家公司任职感受的异同。

  去年9月份,华为终端“1号员工”高峻加盟乐视,据悉,高峻将担任乐视创景总裁,整体负责乐视AR/VR及MFL(Made for LeEco,相当于乐视的硬件生态链产品)的管理工作,直接向贾跃亭汇报工作。

咦?还没有评论,抢沙发!

发表评论

带 * 的是必填项目,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文字的交流也是情感的交流,技能的交流也是学术的交流。